服務據點 預約來店 TOP 服務據點 LINE諮詢 來電預約
女性百年時尚-時尚工業下的犧牲品

百年時尚下的犧牲品

在人的一生中,我們需要依賴衣物,保護我們免受壞天氣影響,讓人感到舒適,保持端莊,從嬰兒時期的毯子,到伴隨著進入墳墓的裹屍布,衣物是我們一輩子的伴侶。

但是有時候,這些應該要保護我們脆弱柔軟肉體的衣物,常常搞砸了這項重要的任務,把穿著的人給弄死了。甚至是製作它的人也不放過.....

背景是一幅1863年雜誌的諷刺插畫「The Ghost」圖中的時髦女子想凝視鏡中的身影,卻只看到因費心製作她的精美禮服而過勞死去的女裁縫的恐怖倒影...

 
19世紀與20世紀初期的法國,英國和北美,這個時期流行服裝不加思索的改變了人類自然的體型,比起健康,優雅人士更加注重外表,女性踩著高跟鞋蹣跚而行,身穿架起鋼鐵裙撐的澎澎裙 和緊身馬甲,男性則汗流浹背,帶著沈重的毛呢高帽,穿著筆挺漿過的合身衣領和窄版靴,,,,

當時的時尚文化 與今日並不相同,鞋子就是一個例子:
請看左上角的照片,1850年代以前,「筆直」絲毫不考量人體腳型的是常態,不分左右,絕對的筆直,但會讓腳變形。有些女性會用繃帶悃著自己的腳趾,簡直就是足部馬甲,只為了穿上鞋子。

身體的其他部位也承受了種種「變形」,改變了「自然」的形貌,當時女性的體態遭諷刺為「希臘式屈步」,胸部向前推擠,穿臀墊裙撐的臀部向後突出,女子危危顫顫的在筆直高跟鞋上保持平衡。

 
 

髮型有時候也會出問題,右邊的圖片:
在1770年的雜誌上,出現了一幅火燒假髮的插畫,一位貴婦人正要喝坐下喝下午茶,高聳的假髮卻因為撩到吊燈而燒起來,而且她自己似乎並不知道?!

真的有這樣的事情嗎?是的,在當年是有可能發生的,實際上,假髮並不會高聳到著火,不過問題出在,上面用來顯白以及固定的漿粉,卻使得假髮高度易燃,讓許多穿戴的人士,都遭到火吻。

左邊的「宮廷女用長外套」就先不細說了,他也會引起火災,而且又大又快,這個後面會講到,別緊張。

 
 

 
我們可能會認為,像伊麗莎白時代化妝品含鉛這種歷史問題,早已安然拋在過去,但儘管時尚不斷改變,
今日人有許多口紅含鉛。

這邊先介紹 1869年,一款名稱叫做「綻放青春」的身體乳霜,就是畫面左邊的海報。造成三位年輕女子的手部癱瘓,甚至其中一名21歲女子還感染瘦到像骨頭....下方的產品廣告與醫學期刊上的插圖形成了強烈的對比,一邊是主動美容,一邊是被動殘疾...

另一產品請看右上圖片,寫著夢幻的名稱「泰特洛的天鵝絨毛」,這款蜜粉盒子上的圖案,是一隻在水上滑行的天鵝,標語是說:「他牌蜜粉來來去去,唯有天鵝絨毛永不脫落」是不是聽起來就很恐怖?

這款1875年保存至今的古董,經過現代的化驗檢查,裡面不但含有鋅,也含有相當大量的鉛。若是使用這種蜜粉,會吸入鉛粉,透過皮膚及毛孔血管進入血液,在體內累積。所以不是在臉上「永不脫落」,而是在購買者的骨頭&牙齒上永不脫落。
  

至於剛才提到的口紅,因為法律上視鉛為污染源,而非成分,口紅標示上從來沒有列入鉛。我們會不小心吃到嘴唇上的口紅,而且嘴唇的皮很薄,毒物很容易吸入體內,不管多少含量都是不安全的,

在2011年美國檢測中 400項受檢的產品全部含鉛。而在2013年其中二項還在販售,就是畫面中的萊雅二款口紅,萊雅集團夠大間吧?還是會有這樣的問題

這還只是人家美國國內的調查,還有多少不安全的口紅在市面販售,完全無法釐清。
 

 
擬人化的「時尚」,聲稱自己是死神的姐妹,自豪的述說:
「我用過緊的鞋子讓人難以行走,   緊身馬甲讓人無法呼吸,眼睛暴凸......   我說服並限制了所有上流社會人士,   每天忍受千萬種痛苦與折磨,   但許多人吶......甚至懷抱著對我的愛意光榮地死去。」
-1827 義大利詩人 Giacomo Leopardi



染病的服裝-細菌戰爭

「想要在軍中好好洗衣服是不可能的,   士兵往往以生命付出代價。」

在十八世紀之前,許多遠征戰場的士兵,他們沒有光榮戰死沙場,大多是惡劣的衛生條件和疾病的受害者,骯髒,蚤子寄生的衣服窩藏者致命的寄生蟲病毒。

當然天氣及各種惡劣的條件,比如說寒冷與飢餓也是致死原因,但藉由現代的考古學家在史跡,博物館中採樣檢查,大多有三分之一的士兵,衣服上都還殘留著蚤子傳染疾病的痕跡,科學人員從寄生蟲中抽出遺傳物質檢驗,發現這些遺體,在經過二世紀後,任然帶著病毒疾病,就是左上的照片,一件隸屬於帝國衛隊騎砲兵的背心,而這些疾病,讓原本已經很虛弱的士兵就此死去。

因為這些衣服軍帽,病毒跟細菌在士兵中不斷的交叉感染,也許當年他們連自己是怎麼死亡的都不清楚,只以為是詛咒或是單純的天花發作吧。

 
  

其實不只是軍人,一般的中產階級也一樣,他們身上的華服,由血汗工廠,或由生病的窮人在簡陋的小屋或是大雜院裡製作配件,然後經過幾間也不知條件如何的工廠生產縫製,再由富人買走,之後定期送給最窮困的家庭洗燙.....他們也不知道他們的衣服是在拉裡製作或「清潔」呢?

二手衣物更恐怖,歷史上的布料一直很珍貴,會一再的轉售回收,直到最後做成破布纖維紙為止。

在1800年代,許多人仍然不得不向經銷商或小販,購買二手衣物,他們無從得知這些衣服,是否有生病或死亡的人穿過。


「女士們一邊掃街購物,   也順便把細菌疾病一起掃~回~家~。」

通常看到這樣的照片,我們第一個會想到西洋古裝劇,但要知道,拍攝的劇組從導演,演員到清掃人員,
對於場景維護到拍攝安全可是費盡心思。

但是你們知道,實際上這樣的長尾裙,1800~1905年間循環流行著,是真的很美沒有錯,但女士們穿著這種裙子「掃街」而過,會把散步時沾染上的疾病帶回家,尤其19世紀的城市街道受到嚴重「污染」,有狗與馬的排泄物,還有人吐難擤鼻涕,或是工人亂吐唾沫,病毒應有盡有,這些裙子就是掃把,而女士們就是當年的掃地機器人呀!

 
 
  

在1900年,美國諷刺漫畫刊登了這麼一篇畫報,裡面是一名女傭,正在家裡清潔女主人外出散步後的長尾裙,有沒有看到上方的散步場所,散步回家後,裙子上滿滿的戰利品呀!有細菌,微生物,傷寒,流感,肺結核,甚至剛剛的蚤子,天花.....死神就拿著鐮刀,以煙霧籠罩女傭以及她的孩子,他們無辜的站在一旁,手裡還抱著可愛的寵物。

這樣的觀點漸漸在社會中宣傳開,也經歷了一些比如:「不穿長尾裙的話,女性維持可愛迷人的天賦該怎麼辦?」這樣現在聽來荒誕的言論。

 

但就在美學與衛生標準的拉扯下,有一樣東西被允許上市了......

就是畫面中的金屬製品,女士的裙夾。在1902年取得專利,是健康與美麗之間 優雅的折衷,雖然許多的時尚史把20世紀初期拉高裙擺的原因,重點放在追朔到婦女爭取選舉權和越來越多人參與運動項目,但是衛生考量也是個遭到遺忘的重要關鍵。

 
 
 


左邊是剛才看見的原始長尾裙,右邊二張就是夾起來後的模樣,是不是有點什麼印象?
這樣的款式也常常在古裝劇出現,雖然不是絕對,但是否可以稍微做時代區別了?我覺得夾起來也滿好看的,也衛生許多,你們覺得呢?

 
  
 

但是,這樣就解決所有問題了嗎?還早呢,這才第一章,我們接著看下一章節。


「帽子戲法確實讓人瘋癲。」

其實紳士的帽子,與兔子,真的密不可分,因為以前製作細緻的帽子纖維,材料就是兔子毛。所以說什麼帽子戲法?帽子就是死兔子呀

 
雖然現在戴帽子是一種休閒裝扮,但是在過去,帽子是許多文化中,服裝的核心單品。戴帽,脫帽,攜帶帽子的繁複社會習俗,在當時是常見的儀規,強化了階級結構,帽子和鞋子一樣,是男士衣櫃中昂貴又不可或缺的一部份。
 
 

但這跟瘋癲有什麼關係呢?是誰會瘋癲?是穿戴的紳士們? 還是製帽者呢?答案是製帽者會瘋癲,是因為跟做禮服的女工一樣,過勞所以發瘋嗎?有可能,但是真正導致瘋癲的原因,是「汞」,也就是俗稱的水銀。

講到這邊可能有人會問了,製作帽子就縫製而已,哪邊要用汞?這麼危險的東西他們不懂嗎?對他們不懂,直到20世紀初之前,人們對於這個恐怖的物質是無知的,「汞」是便宜又容易取得的材料,能夠把僵硬,劣質的家兔及野兔毛皮,變成可塑的毛氈,然後塑形成帽子的原型。

如果是一般的羊毛氈,不會傷害到羊本身,但是製做帽子的毛皮氈,卻要剝下動物的毛皮製作,因為用汞可以軟化,所以幾乎四隻腳,容易取得的動物,都可做帽子。兔子,河狸,水獺,甚至貓狗。

製帽工人的工作環境通常很髒亂,不管是剝皮的,浸泡汞的,攤平整形的,曬乾的.....都暴露在這些毛屧空氣中,他們有些沒有家,收工完直接吃,睡在這樣的環境。

 
在這樣充滿有毒「汞」的環境下,工作時需汗流浹背為帽子定型等等,工人們需要時常補充水份,不幸的是,這些工人幾乎總是喜好酒精飲料。

而這些工人也不會戴口罩等防護,再觸碰的過程,汞會侵蝕他們的雙手,讓他們的手長滿繭,接著龜裂的皮膚就會吸收更大量的汞,毒物的影響又會因為酒精而加劇。喝便宜的劣質酒更會使肝臟無法有效的排除毒物。這樣長期影響下,製帽者的中毒症狀會很快出現,
比如部分器官潰爛,像右圖所示。
 
 
 
比如指甲潰爛彭起變黑,向左圖所示。這是一雙25歲年輕帽匠的指甲標本。

還有更嚴重的會對神經運動系統造成傷害,中間搖晃潦草的鉛筆筆跡,記錄了帽匠們想簽名卻控制不了顫抖。右邊的簽名,是一位不識字的帽匠,以畫十字代替簽名。

 
  

法國在1882年時立法規定免費的全民義務教育,這個幾乎無法辨識的潦草字跡反映出一項事實,製帽已經從一項需要技能的工匠手藝,變成由工廠製造,年紀較長,教育程度較低,或是移民的工人,才會從事這種骯髒,黑暗又致命的營生。

這邊跟大家聊聊一位帽匠,應該大家都認識喔,他就是愛麗絲夢遊仙境裡面的瘋帽匠,從原作書本一直到迪士尼翻拍動畫電影,到2010年強尼戴普飾演的版本,看起來都是這副模樣,他迷人的怪辟相當無害的詮釋了
汞在實際帽匠身體上所造持的傷害。強尼戴普版本的鮮豔橘色頭髮,參考的就是用汞跑軟毛皮後的污水顏色。

在原著故事中,他的動作甚至透露出汞中毒的症狀。「在紅心皇后的審判中,瘋帽匠看起來不安與焦慮,站到二隻鞋子都踢掉了。」另外還有一個小細節,瘋帽子所戴的帽子,是當時叫做「本款式10.6」,也就是10先令又6便士,價目就這麼塞在帽帶沒拿掉。很多人以為是十月六日,其實只是價錢。

 
  

看完了汞帽子的中毒,我們接下來來看看其他中毒吧!


「艷綠=時尚,看起來天然A尚好。」

這邊要介紹的是人造花市場,在18世紀中葉,因為對自然的浪漫追求,在富人女士中,流行著這樣的人造花環飾品。需求增加代表工廠也增加很多,然而這些美麗的飾品,使用的綠色顏料卻是最多,因為人造葉子是用硬化的白紗做成的,工廠的女工需要將綠色顏料及色粉,灑在葉子上,定色,抖鬆.....

女工們的每一次呼吸,每一回用手拿東西吃,都會吸收一些粉末,造成各種不可逆的傷害。

 

 
從這些恐怖的紀錄看來,這些女工感染是從外而內,但是症狀卻是從裡而外的,他們的手綠綠的不是沒洗,
是洗不掉了。而局部潰爛是她們剛開始的症狀,這時候他們會以為是得了傳染感冒,等到就醫一段時間後,(通常他們會繼續上工)便開始吐血,嚴重的在短期內便會吐血,再者會器官衰竭而亡。

許多年後,女工們漸漸不喜歡在那樣的工廠環境,但是在政府全面禁止這種毒物前,無知的她們只能繼續待在工廠,以自己的生命,賺取微薄薪水。
 
這二張照片是在一本講時尚歷史的書籍中找到的,我很無奈他們完全沒有提到化學顏料的毒物報告,只寫了新的流行一陣一陣~然後就把這章帶過了。甚至沒寫到為何直到19世紀人們才拒絕使用這種毒顏料。但是就看起來的色調來看,尤其右邊的花環,看起來非常典型的砷綠花環。
 
 
砷綠色不但用在飾品,也大量的用在染布上面,左邊是綢緞染色的仕女裝,中上是皮革染色手套,還有使用痕跡喔!右下是童裝,小朋友也籠罩在可怕的綠色世界。這些歷史博物品,經過檢測,含砷毒物幾乎都呈陽性,越綠越致命。
 
  
 
甚至連維多莉亞女王也深愛這種綠色,在這張1855年的水彩肖像裡,她正穿著輕盈的鋁色薄紗禮服,也頭戴植物花環。

右邊則是博物館收藏的,含砷的業餘人造花愛好者的工具箱,有點像現在小女孩喜歡玩的串珠珠工具包那樣的東西。

 
 
 
左邊的書報廣告,是在19世紀初刊登的,畫面中可看見二位女士。紫色禮服的女士站的比較前面。這則廣告是在宣傳著新的,更安全的紫色已經造成流行,讓大家不要再穿綠色衣服了。砷綠色的惡夢,終於在配發明後90年,宣布了含毒,最後被終止使用。

那,紫色安全嗎?不安全,他也有其他的問題,比如說會讓穿的人造成皮膚發言潰爛等等...但由於今天的篇幅,就不再顏料上一一介紹了。

不過有一個比較奇耙的流行,因為跟綠色一樣,屬崇尚自然同時期,這邊快速的帶過。請看右邊的照片,這是一頂帽子,有一隻完整鳥屍體縫在上面的帽子
也可以說是標本對於當時的時尚來講,把自然帶在身上,可能很潮吧!但是就現在的角度看,屍體上有多少的細菌跟髒東西呢?
 
 

在知道不當的材質可以害死人後,我們再來看看,什麼樣的行爲也會弄死不少時尚受害者吧!

「女神般飄逸的代價,很可能是死亡。」

1930~40年代,香奈兒的年代。

女人們脫離馬甲束縛的年代,可以穿著輕盈的低腰洋裝,向照片中的女性們,跳著都會歌曲,也許還可以開車呢!很難想像這樣的服裝也會出問題...

 
  
 
下圖是一名當代美國舞蹈家沙朵拉,是一名時尚品味高尚的美國公眾人物,她的慘痛例子將提醒無數喜歡飄逸的長圍巾,長長的裙擺的頗西米雅風格的女性,自己處在什麼危險中而不自知。

1927年9月22日沙朵那登上跑車的乘客座,她脖子上繫著招牌紅色絲質長披巾,在頸部繞了二圈,披在左肩上。開車幾分鐘後,太長的披巾飄逸了一下後,不小心卷進了輪胎,披肩繞著車軸,把他朝後輪拖去,沿著海濱大道疾駛的車子,喀擦折斷了她的脖子。有報導指持他是被拖出車外摔到人行道上,但不管是哪種,這種死法都相當恐怖。

一個在法國的藝術表演珍藏館中,保存了當時她帶著的絲巾碎片,就是下圖右邊的照片。

但是因為死去的是一位時尚公眾人物,雖然意外不可預測,在一瞬間猛烈爆發,因此會為被媒體炫染甚至是美化,不知是當代趨避風險的社會風氣,還是對於意外事故的報導,分析及預防,有種近乎病態的迷戀所造成,沙朵拉的這條她生前的標誌,紅色的致命圍巾,在意外後,被切成小塊碎片拍賣出售,到最後消失無蹤。

 
 

而在意外發生後隔年1928年4月,VOGUE雜誌為了紀念她,把她的意外會製成了封面,一名
時尚女郎的圍巾,隨風飄逸,在空中變成了「時尚」。

真的不知道 究竟是紀念或是諷刺?
 
 
「不只中日喜歡女生慢吞吞的小碎步,   十九世紀的美國也是滿街的...蹣跚裙。」

請試想,如果你收到一件像左邊那樣的裙子,穿上後,你有辦法走路嗎?

然後看看下圖右邊的剪報,這樣走路看起來荒謬又怪誕,好像又有點好笑,但卻是在19是曾在美國造成大流行的款式,這樣說好了,現在的OL定番款窄裙,就是這種裙子的直屬後裔。但是現代的窄裙都不到膝蓋,兼顧美麗與行動力,看起來性感又漂亮,但像這種長到腳踝....要怎麼走路呢?

19世紀初的美國女性可厲害了,他們可以穿著路跑呢!

 
 

這是一張美國當代的報紙,參加蹣跚裙賽跑的美國女性,看她們天真美麗的笑容,似乎很享受這樣的穿著呢!甚至要向畫面中間這位女性一樣,用跳的才能夠快呢!為什麼他們要穿這麼奇耙的穿著?不覺得不正常嗎?其實蹣跚裙會大流行,跟當年萊特兄弟的飛機有關,
 

就是畫面中看的這種飛機,當時因為製造出有乘客座位的款式,造成大轟動,不會駕駛飛機也可以飛上青天呢!然而蹣跚裙誕生的關鍵,要歸功於接下來這張照片。
 

 
1908年,萊特兄弟在歐洲的代理商伊迪絲女士要求與偉爾伯 . 萊特先生一起參與在法國的試航。此試航是為了證明穩定持續的載人是可行的。

因此伊迪絲女士成為史上第一位飛機乘客,與萊特先生在空中飛翔了將近三分鐘,當時一位攝影師拍下了這個起飛前的畫面,帽子綁在頭上以免飛走,膝蓋以下裙子用繩索牢牢綑住,免裙子飛起來或是卡進機器零件。

然後世行結束後,伊迪絲女士似乎太高興了,裙子還沒鬆綁就急著下了飛機,這個有趣的畫面影響了當代的設計師,起初把裙子束起來的設計叫做「飛行裙」
後來就變出了越來越緊的蹣跚裙了
 

可以對比一下,其實做的滿像的。

在1910年的美國紐約時報中,就有講到這個荒誕的流行:「所有穿著飛行裙的女性,都沒有自己的飛行器,因此,如果他們執意要穿飛行服裝會有什麼後果?他們會蹣跚步行?還是學會飛行?不過,當初女性飛上青天也是靠男人駕駛,女性是被捆綁在一旁的貨物呀!」刻薄的評論了飛行裙所隱含的社會期望。

 

 
在後來的蹣跚裙,長度被改短了,但也因為太多起穿蹣跚裙的女士無法搭上公車(下右圖)的狀況,或是因跌倒造成意外。在1912年時,百老匯大道上的公車,採用了新式低底盤設計,(下左圖)方便蹣跚女士們順利上車。都市交通運輸的設計,有時不得不考量到穿著新潮時裝女性的考量,也順道替所有人創造了更多的可及性。

 
 
 
介紹完OL超窄的裙子,接下來我們聊聊澎澎裙吧!

「從前從前,   有一位奧地利公主馬蒂德,穿著一襲輕盈的夏日禮服   在房內偷偷抽菸, 在嚴厲的父親走近時把香菸藏到背後,
   然後她就在家人面前瞬間活活燒死了。」

「從前從前,一位可愛的芭蕾舞者,在劇院表演『戲水的後宮戲碼』時,因為太靠近炙熱的煤燈,火苗蔓延的很快,然而現場的『水』全是   假的道具亮片,然後她也被燒死了。」


光是劇院方面的統計,1797~1897年間,歐洲有一萬多人死於劇院火災,而大部分的火災都從舞台開始,燒死的舞者更是不計其數。
 
到底是什麼材質這麼容易被燒起來?


要知道從18世紀以來,歐洲的貿易政治,社會技術等轉變,造成了男女服裝上的重大變革,男性採用了灰暗的「黑色西裝」,以正黑色為主的設計。
 
而上層社會女性的服裝卻有了比較輕盈的轉變,新式白色高腰禮服在視覺意識形態和布料各方面,能襯托男性西裝,加強了兩性之間的性別差異。
 
女性衣料上,將比較沈重卻能阻燃的絲綢,換成時髦,精細織成的白色細棉布。這二張照片,可以看出當時對「黑」「白」的分別堅持。

 


 
在工業革命帶來的骯增世界裡,細緻,潔白的布料暗示著純潔與靈性,是古典的理想,半透明的棉紗穿在身上,是飄盲美好的夢幻氛圍。

但是這些美好背後的代價,是先從成本上開始出現的,在織布廠中,滿是棉花粉塵的空間裡,洗衣女工們清洗骯髒的織品,為他們上漿以便定型編織,這聽起來好像無害,但是漿粉是用食用玉米跟小麥製成的,在大規模生產下,意味著時尚從窮人口中奪取了食物,點綴婦人的身體。

有報導顯示 這個時期,在製造棉紗的過程中,從織布機到市場,所用掉的小麥比居民吃掉的還多。

繼成本之後,就是這章要跟大家講易燃,這種結構鬆散,超多層次幾乎沒有形體的棉製品,就跟傳統拜拜燒金紙時,要記得把金紙弄散一點比較好燒,是一樣的道理。

一邊講著火燒裙,這要先提一下芭蕾

 

 
芭蕾是優雅的存在,是所有美麗幻象的國度,但這是存在在現代的芭蕾,大家知道最古老的劇院,最一開始的芭蕾,是什麼人在跳的嗎?

剛才有提過,劇院是火災的常客,舞者穿著的正是最易燃的服裝。這麼高風險的工作,絕對不是貴族的小姐姐們要做的。

19世紀的芭蕾舞者,是體力勞動者,以嚴格的訓練,和超乎近人的忍痛能力而聞名,一般的群舞團的成員,
往往出身在最貧困的勞動階級,就算是在巴黎劇院這類莊嚴的機構裡,年輕的芭蕾舞者,也是營養不良的過勞娼妓,通常是被親生母親賣進來,希望貼補家用收入。

儘管出身卑微,甚至淪為觀賞者贊助著的性玩物,舞者們浪漫的服裝,尤其是澎澎裙,讓她們化身為飄渺脫俗的空靈生物。

隨著舞者技藝在19世紀初達到新巔峰,為了跳得更高而惦腳舞動,更穿上更輕盈的服裝,凡人女子變成了有翅膀的仙子,精靈或蝴蝶。

 
 
 
而舞台的燈光的設計,也特別用來照亮腿部,讓舞者的雙腿露在觀眾的目光下。舞台使用的煤氣地燈是非常炙熱的,就算是裙襬輕輕掠過,都有燃燒的可能。但是劇院經理 和服裝師還是讓芭蕾舞者作出危險的打扮,
用以吸引富裕的男性觀眾,畢竟他們的資助是補貼舞者微薄薪資的主要來源。

舞台使用的煤氣地燈很燙這一點,大家可能沒有概念,舉個例子,不知大家有無印象,前幾年之前有一則報導,台灣有一名兒童在公園玩時,不小心在跌倒時摸到草地中的照明地燈,造成手掌二度燙傷,後來官方是在燈上加蓋了保護罩,煤氣燈的熱度大概是那個公園地燈的三倍熱度吧。這樣的熱度,輕飄的舞衣稍微略過都有起然的可能。

 
  
 
通常一個舞者燒起來,如果旁邊沒有放置救生的水,(通常為了走道清空都不放的)不是留她一個在台上被燒死,就是可能有其他舞者想幫忙,然後一起被燒死多數的劇場的經營者,願意砸錢製作舞台特效,但是卻拒絕花錢保護自家舞者。

這邊所講的,可以說是芭蕾的黑暗面,一般的舞蹈課本,時尚史,都不願意提及的黑歷史。但是現代的芭蕾藝術表演是安全的,很好看的。


 

「現代」新娘,在結婚時會穿上純白蛋糕糖霜蛋糕裙,這些蛋糕裙形象,全都是芭蕾舞白紗,與鳥籠式裙撐的直系後裔。

在衣著中性化的現代雖然已不是日常服飾,
浪漫主義芭蕾舞衣著依然是現代女性理想裝扮中很有影響力的一部份。

接下來我們來看鳥籠式裙撐吧!

「為了美麗,放棄坐下的權利!為了美麗,下半身擠進鳥籠!為了美麗,就這樣被燒死吧!」

各位應該有看過類似這樣的造型吧?不管是在戲劇或是龐克造型穿著,有點像燈架一樣,一圈圈固定起來的裙架,這種造型特殊的款式,是源自於18世紀上流社會的穿著。

現代的多是造型需求而加上去,但在以前,是貴族小姐類似內衣襪子一樣是必備的外出行頭。

我們來看看一些照片:

 
  
 
左邊的三張圖片,是這種裙撐的大略演變,從最一開始的超大帳縫,到考慮方便坐下的中間,到最後變成只稱屁股。

我們把焦距放在致死率最高的大帳篷吧。
這種裙撐是時代的進步的象徵:當時人很喜歡這麼說:「我們意識到自己眼前正是英格蘭令人興奮的鋼鐵時代,就連英格蘭最美麗婦女的衣服,都會提及我們鋼鐵的存在。」當時英國國內的產量大約是480萬件。

但女性願意而且喜歡穿,還有其他的理由,1-這東西可以讓襯裙不要碰到雙腿,走路變得輕鬆自在
2-可以隱瞞懷孕。3-可以跟男性保持距離,賦予女性清楚明白的公共存在感,佔有實際空間。4-可以避免鹹豬手。

講到這邊大家可能好奇了,這個裙撐要怎麼「穿」到「人」身上呢?

 
 
 
其實真要說,我覺得主詞要對換一下,是裙撐怎麼把人給穿上去。
左邊四張是一個舞台劇的更衣後台,看起來要動用不少人力以及家私對吧!


而是向右邊這張照片中的婦女,就很可能在外面隨便就跌到了,樣子是不是很尷尬?

而裙撐另一個恐怖的特長,也沒有被大多數的歷史書籍所記載,那就是今天這章節的重點,火燒裙。

大家應該知道火焰燃燒需要的關鍵點,「氧氣+對流+燃燒介質」澎澎裙撐剛好完美的符合以上三點。

 
 
 
首先火焰通常會從下方裙擺開始接觸,不管是從表變或往裡層,裙襬通常是美麗的荷葉邊,就像剛才的燒金紙&芭蕾舞裙的概念,很好燒的介質。

而裙撐成一個反漏斗形的空氣層,原理就像暖爐的空洞,造成很好的樣氣對流。

最後,火焰會從哪邊出來咧?總地來說應該是整件都燒,但是就路徑來說,火會往腰部方向燒竄出來。是不是很恐怖?

當代的火燒裙案件的驗屍報告,驗屍報告中的女人,下半身大腿,以及腹部,脊椎的位置,幾乎都是燒的最嚴重的狀態,沒有當場搶救成功的都是變成這樣。但是你們知道嗎,人被燒成這樣子了,鋼鐵做的裙撐通常毫無損壞,可以繼續用喔。

這時候要諷刺的說,大英帝國的鋼鐵業真的很強。

 


下圖就是當代比較傳統的布料與蕾絲,最右邊是紀錄燃燒60秒後的狀況,可見速度之快,而且最可怕的是他連裡面的支撐物都燒到露出來了,請想像如果畫面中的是活生生的人會怎樣?火焰可是燒到頭頂了喔!

還有一點,實驗記錄是從0秒開始算,但是實際上發現燒起來的時候,等到驚恐慌張尖叫後,還剩多少秒?
又如果一二件裙子互相揮到,相繼燒起來,怎麼救?先救誰?

 

接下來,我們不談衣服,來談談配件吧!是不是覺得,到底要害死多少人?這篇報告好像沒完沒了喔?

來我們進入最後一章節:


「即使是廉價的美麗   也要付出爆炸代價!」

象牙跟絲綢,一直是昂貴的舶來品,與時尚聯合起來的時候,更是一直殘害大象與蠶寶寶等動物的罪魁禍首,致富了很多人,點綴了數以萬計的有錢人,害死了更多動物。

所以也許在塑膠的出現時,是救了這些動物的生命沒有錯,但是也變相的讓無數工人葬身於工廠中。

為什麼標題要寫塑膠爆炸?塑膠怎麼會爆炸?別急別急我們先看看下面這些精美的藝術品~

 
   
 
塑膠也可稱賽璐璐,是一種很神奇的東西,可以經由加熱,變成各式各樣的東西,像畫面中的東西,全都是塑膠加工製成的。簡單的灌製,可以做成梳子握把,精美的仿象牙盒,髮髻,手拿包配件,鈕扣,特殊的染色,還可以仿製珐瑯等中高級品的效果。

拉成細線,可以做西裝硬挺的領子&袖口等服裝配件做成串珠,調成各種顏色,可以點綴禮服,總之,塑膠可取代許多高級品的效果與質感,便宜又容易取得,是很新奇,高科技的東西。

 

下圖是融合塑膠的禮服看起來滿現代,也蠻像比較精緻的芭比娃娃身上的亮片串珠衣服。以前如果穿著這一身出現在晚宴,是非常亮眼時髦的。

而且他呈現的顏色也相當優雅,是塑膠與禮服完美的結合。
 
 
像這張主要是講髮飾,以往這麼精美的裝飾品,只能用昂貴的象牙等材料製作,而且造價不菲,還要雕刻等等,但是塑膠的話不用,他可以被量化製造,翻模上漆就好了,所以不只是貴族,一般的民眾甚至是設黑地下層的工人都可以取得,塑膠是很親民的材料。可謂當代的廉價時尚!

而漂亮的東西大家都喜歡,所以歐洲漸漸設立了許多的塑膠工廠,需求量也漸漸狂增,也連同增加了就業率。

 
  
 
相較於傳統材料,塑膠賽璐璐可塑性極高,切割 拋光 塑形 染色....才發明幾年,賽璐璐首飾盒就出現在市面上,還有許多美麗精緻的裝飾品...就算是貧窮工人與中產階級皆迫不及待的購入。

畫面中的相片,拍攝自1877年,街上的小販販賣著現代「半」珠寶,在種類,藝術美感上都非常類似真正的寶石,是美妙的仿製品與飾品,設計也很時髦。吸引了站在旁邊的女子,她繫著骯髒的圍裙,手上抱著嬰兒,仔細地打量商品,

攝影者經過與小販的訪談做了記錄,小販表示這些物品大家都很想要,有些顧客還帶著小孩,沒穿鞋子也沒穿襪子,卻把錢花在買耳墜子或是花俏的梳子。也有女性幾乎赤身裸體,但只要頭髮梳成現在最流行的款式,再用我賣的梳子裝飾,就會覺得很自在。

甚至有人會用貼身衣物交換裝飾品,用沒人看得見的貼身衣物,交換人人可欣賞的閃亮裝飾品,對於以外貌作為營生手段的女子來說很合理。

 

 
除了反映當時的社會現象,回頭來講爆炸的部分,塑膠具有雙重特性,拯救大象的性命,用來製作精美的日用品及飾品。

但是淺在的危險是,塑膠燃點雖不低,但是最低大約70~90度就會開始融化,等他燒起來時可達攝氏815度,這種難以置信的熱度,噴出的火焰伴隨著令人窒息的黑煙與有毒氣體,包括氫氰酸還有氮氧化物。

當時很多失火的塑膠工廠,很多工人躲到他們認為安全的屋頂時,被毒氣給弄死的,或是炸死的。
左圖是當時工廠在生產時的相片,右邊是倫敦一間塑膠工廠在經歷過一次火災後被炸成平地的剪報。

綜合以上,請試想,你是照片中的工作者,開心的帶著公司的美麗飾品工作,可能穿著蹣跚裙
然後起火了跑不動,而且現場堆滿了塑膠半成品,火焰蔓延,你頭上的飾品融化了,到了燃點後你的頭髮也跟著燒起來,飾品液化後也邊燃燒邊滴下來,就像火山熔岩。
 
 
 
牛仔褲暗藏致癌危機

牛仔褲的布料,也就是丹寧布,在中國的新塘是世界丹寧布製造的首都,那裡製造每年2億件牛仔褲,有時為了刷出仿舊或是邊緣刷淡的效果,需有技巧的用紗布手工刷洗牛仔褲,並加以漂白,這道工序會引起氣喘,也可用噴沙的方式達到一樣的效果,但是因使用的是含二氧化矽的海砂,對工人的肺部造成永久傷害。

2004年有二名青少年死於矽肺病,這種疾病通常是礦工跟採石工人
對於服裝工人卻是新的危害。

畫面中就是他們的X光片,他們在2000~2003年期間從事噴砂工作,在2011年被診斷出有矽肺病(病發症),白白勿霧的都顯示著病情的嚴重程度。

連土耳其政府都在2009年禁止這道工序,但是這沒有用,後來就轉到比較未開發或是欠規範的國家去了。

 

 
大家看看,你們覺得這個畫面是什麼?這是美麗的藝術品嗎?還是什麼布料的花紋嗎?這是剛才提到的,中國新塘工廠外的河面。
 

 

除了肺部問題外,也造成了河流污染問題,更不要說惡劣的工廠環境,染料沈澱在皮膚的問題,還有童工問題了。

服裝供應鏈令人困惑費解,許多服裝的產地和地理周遊歷程往往無跡可尋,一件簡單的T血的原料分別在好幾個不同的國家裡種植,紡織,染色,設計,行銷,販售。

而這些衣物,在我們的衣櫃中理所當然的待著,有些是利用快時尚,鮮豔的顏色,金屬拋光或其他亮點,催促購買,而這些製程有可能有劇毒或致命。也許至今還在無意間造成了開發中國家的煩惱,苦難,甚至死亡。

 
  

 
內文與圖片轉載來源:時尚受害者:時裝工業奪命圖鑑史 Fashion Victims:The Dangers of Dress Past and Present

 
 

 

 
 
 

 
 

 

 



 




 
 
 
 

 
 




 

 
 
BACK

指尖上的藝術

珠寶首飾的佩戴美學